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里“会动的房间”,呈现张恩利30年探索

2021-01-24 11:20:19来源:

30年的“轮廓”物和肖像空间绘画:变成纸箱的格子张恩利的画里有一个他特有的习惯:格子。它以铅笔的线条出现在一幅画的最底层,像是没能“掩盖”的草稿痕迹。在描绘了地板或是瓷砖的那些静物画中,这些格子又一次理所当然地出现。到了“空间绘画”,格子有时候会变成纸箱,仍然承担着绘画过程中的一些基本功能。格子似乎引导着艺术家与观众的视线,但又不止于此

30年的“轮廓”物和肖像空间绘画:变成纸箱的格子

张恩利的画里有一个他特有的习惯:格子。它以铅笔的线条出现在一幅画的最底层,像是没能“掩盖”的草稿痕迹。在描绘了地板或是瓷砖的那些静物画中,这些格子又一次理所当然地出现。到了“空间绘画”,格子有时候会变成纸箱,仍然承担着绘画过程中的一些基本功能。格子似乎引导着艺术家与观众的视线,但又不止于此。

张恩利,《未完成的空间(一)》,2013,布上油画,艺术家供图

“鸟笼,临时的房子:张恩利于博尔盖塞美术馆”展览现场,罗马博尔盖塞美术馆Arthub,意大利罗马,2019。艺术家供图

“格子在我的绘画中非常重要,它是我的‘小动作’,是潜在的视觉依赖,”张恩利告诉澎湃新闻,格子起初是用来辅助放大草图或者照片的,但是当绘画已经不再需要这种放大时,它们仍然保留了下来。这与他对绘画的理解有关,“错误也可以成为画面组成部分,”他说道。从格子开始,他的绘画成为了一种过程的展现,不同的信息不断地在画面上叠加,叠加在一起,从而变得复杂与丰富。

在“空间绘画”中,那些纸板箱似乎充当了格子的角色。“空间绘画”在某种程度上是张恩利对于绘画技术过度成熟所带来的精致与乏味的回应,也是对于古代壁画原始生命力的回应。他摆脱画框的限制,直接在现场墙面和各种建筑部件上绘画,让绘画顺应又超越墙体,变成一种对空间压倒性的干预行为。有时,他又使用成百上千个纸箱构建出私域空间,在其中随心所欲地现场发挥。

“张恩利——空间绘画”,展览现场图,于香港K11艺术基金会Pop-upSpace,中国香港,2014

在“会动的房间”中,张恩利根据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空间创作了新的“空间绘画”。进入三楼展厅之前,你会看到一个小房间,房间外有一扇“货真价实”的门,拧动门把手进入,脚下是似乎没有打扫干净的瓷砖,眼前则是几个门牌号,仿佛一下子进入了某个生活场景。而在五楼的展览空间中,张恩利用纸板箱堆叠出几个空间,这些空间非常低,像是要把你牢牢包裹。特别的是,他为这些纸板箱覆上了各种色彩,远看的话,又变成了有格子的绘画。

在张恩利看来,“空间绘画”是一种突破,让他发现绘画的更多可能,最终回归的依然是平面的绘画。这与他和绘画的关系是相通的:往前走,有时候又回到起点。他的创作有某个特定方向吗?

“会动的房间”展览现场

“方向不是一个箭头,它是我们每天的脚步,你并不知道你走到哪里去,但是你每天都在走,20年以后,你肯定会到达另外一个地方。”张恩利说道。

责任编辑:陆林汉

校对:刘威

来源:闻蜂网

推荐新闻
聚焦鹏城
人生百相
电影快讯

深圳热线 版权所有 © 1997-2019
粤 B2-20080137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 粤ICP备08035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