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深圳六旬老汉蛙泳横渡长江

2017-09-12   

前段时间,一条微信刷屏了:一群澳大利亚的老爷爷组成的游泳队征服了世界。老爷子们那股劲还有那肌肉群,看着就让你感动。可鲜为人知的是,深圳也有支飞鱼游泳队,70多名队员多为中老年人,年纪最大的都过了80,62岁的刘明益老人在里面还是只“小飞鱼”,“嫩着”呢!

刘明益老人在蛇口生活,他总去青青世界练习游泳。

嗯,改天,我们得请这群老爷子都来晶报亮亮相,他们,才是我们大深圳真正的网红。

退休生活是怎样的,遛遛鸟、喝喝茶、跳跳广场舞?不,这些都太平常了!家住南山丰泽园、今年62岁的刘明益选择了与游泳为伴。他不仅把妻子、儿媳也都“拉下了水”,还从泳池游向了大海、游向了长江。每当成功挑战一次公开水域的游程后,老人脸上都会露出孩子般灿烂又骄傲的笑容。

最让老人骄傲的是,今年7月他用自己喜欢的蛙泳泳姿横渡了约6000米游程的长江。

从狗刨式到横渡长江

刘明益说,在水里,自己仿佛回到了童年。

2015年,60岁的刘明益从一家日资企业管理岗位上退休,开始过上清闲的晚年生活。虽说是离开了公司,却依旧没离开椅子,闲下来的刘明益除了和邻居朋友下下象棋,或上网玩玩棋牌外,好像也没什么感兴趣的活动。因此,从工作以来就慢慢积劳成疾的肩周炎老毛病又给他敲了警钟。

刘明益意识到,自己该多参加一些户外运动,锻炼一下身体了!他想到了游泳。

说起游泳,要追溯到童年时期。刘明益生在江西南昌,赣江就从家门前流淌而过。小时候,他几乎每天都跟着村里的孩子们一起下江玩水,渐渐摸索出了一套狗刨式的泳姿,倒也自得其乐。可是长大后,无论是在南昌,还是转到深圳工作,几十年来,刘明益却很少再下水了,与朋友们相约活动,也不会选择游泳。

但是,在退休后,刘明益突然想下水了。2016年初,他报名加入了深圳飞鱼游泳队。刚开始,刘明益还担心自己去学游泳会不会有点“高龄”,没想到游泳队里有70多名队员,多为中老年人,年纪最大的81岁,依旧精神矍铄。“当时看到他们年纪都这么大了还在坚持锻炼,我对游泳的精神头就起来了。”刘明益笑称。

下到水中的那一刻,儿时记忆突然变得鲜活起来,刘明益仿佛回到了家乡的江水中。自从加入游泳队,他坚持和队友们每天锻炼一个半小时,游上两三千米,学会了正确的蛙泳姿势,这也成为他最爱的泳姿。

就这样,在实力逐渐增强后,刘明益开始和队友们挑战公开水域,从惠州的红花湖,到深圳大鹏的较场尾,到广西的邕江,澳门的黑沙湾……他几乎每个月挑战一次公开水域,从最开始的300米,到后来3000米,而在今年7月,他用喜欢的蛙泳泳姿,横渡了约6000米游程的长江。

横渡长江后的刘明益老人。

呛了两口水坚持横渡长江

长江是中国第一大河,1966年7月16日是多次畅游长江的毛泽东同志在武汉最后一次公开横渡长江的日子,“7·16渡江节”由此定名。半个世纪后的7月16日,刘明益也来到了长江边,参加第43届国际渡江节。

这一届的国际渡江节分为个人抢渡长江挑战赛与群众方队横渡长江活动两大部分。群众横渡中,约5000人以队列形式,从武昌汉阳门下水,至汉口江滩三阳广场出水,游程约6000米。参加横渡的选手来自国内21个省区市,深圳共有28名游泳爱好者参加群众方队,而刘明益是队伍中年纪较大的两位泳友之一。

在渡江前,刘明益和队友们不仅要进行泳技实力测试,还要参加有关渡江游进线路、方位坐标和遇险求助方法等渡江知识培训。刘明益提前下水体验了水流和浪花的冲击,了解水流和游进线路与各坐标间的相互关系。凭着自己一年来积累的经验,他对首次挑战长江充满了信心。

渡江当日,武汉市汉阳门明口码头,骄阳似火,江水湍急。5000多名游泳爱好者分成51个方队,集聚江边。喊着“爱我中华,横渡长江”的口号,刘明益和队友们一起跃入滚滚长江。

然而,事实与刘明益的想像差距甚远,“一下水,人们就你踩我踏,江水浪花拼命冲刷,方队阵型全线打乱!”刘明益这才明白,横渡长江真不是易事,幸好他经验丰富,马上就调整好自己的位置,紧跟着队伍往目的地游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游近彩虹桥时,刘明益发现身上带的“跟屁虫”(漂浮袋,作用相当于救生圈)出现了松垮,有可能掉脱。一想到袋里有手机、证件、现金和渡江芯片磁条及拖鞋等物,他便着急想要重新系紧。不料,他在湍急的江水中尝试了一下,第一次没成功反倒呛了一口水。刘明益赶紧收腹,深深吸了一口气,边踩水边再次尝试系漂浮袋。这次,漂浮袋系好了,但他也到了长江和汉江的交汇处,这里水急浪乱,他再次呛了水。

“当时我已经有点失落了,怀疑自己横渡长江的行动是不是有点草率。”回忆当时,刘明益最初的信心早被瓦解,但是自从挑战公开水域,还未曾尝过失败滋味的他,怎能轻言放弃?于是,刘明益反复提醒自己:调匀呼吸,拉长划距,降低频率,顺流漂行,终于,他顺利游过了最难的路程。

当看到彩旗招展的终点时,刘明益知道,自己又攻下了人生的一城。

刘明益老人游泳前正做热身运动。

一天不游泳就浑身难受

“嗨!两位又来了。”

“是啊,好久没来了。”

8日下午,刘明益带着妻子张娅玲来到了青青世界的游泳馆,售票的小伙一见夫妻俩就笑着打招呼。刘明益说,他和妻子办了家附近几个游泳馆的卡,这里来得少一些,但是两名售票小伙都认得他们,并见证了他3天就教会妻子游泳。

换好泳装的刘明益身材高大,头发花白,因为习惯蛙泳,背部比其他部位都晒得黑一些。他带着妻子在池边做了热身运动,妻子比他先一步下水,但他只需划蹬两下,就远远将妻子抛在了身后。于是,还未有其他客人的泳池里,只有夫妻俩一快一慢舒畅地游着。

“我们现在一天不游泳就浑身难受!再累,到了水里也觉得轻松了。”刘明益有些得意地说,自从开始游泳后,把身边的人都“拉下了水”。妻子是第一个,没想到3天就学会了蛙泳,没多久就跟着自己去参加公开水域的活动了;儿媳常年待在办公室,也落得颈椎不好,受公公婆婆影响,也跟着学了游泳;儿子虽然大学时期是游泳健将,但工作后便很少下水,看到家人都去游泳了,一时技痒也加入了。于是,在今年儿子去美国之前,刘明益一家四口常常一起出现在泳池边。

“我游泳后,减了10斤。”张娅玲笑称,邻居从身后居然认不出自己的背影了,因为腰变细了,少了足足20公分,让她不得不重新买衣服。同样也减了8斤的刘明益说,游泳带给他们一大好处就是可以放心吃肉了。以前,因为自己的血脂、血糖偏高,总要刻意控制饮食,现在不仅能满足口欲,也没有再出现“三高”的困扰。

游泳带给刘明益的不只是身体上的改变,更是心灵上的满足。从企业退休后,他通过一次次征服公开水域,又找回了当初完成一个个艰巨项目时的那种成就感。除了游泳,刘明益还是社区乒乓球队的队员,并时常与朋友相约海钓。这个月,他和妻子还将参加义工培训,“这样的退休生活才有乐趣。”刘明益用行动充实着自己的晚年生活,感到人生又有了新的意义。

天猫特卖

热点文章

撸大师专栏

★长按复制★微信公众号:LUDASHI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