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新生代”女主播李莎旻子:我还没有排位资格

2017-09-13   

主持人的番位,外界向来有很多揣测。她说:“我是湖南人,从小是看着何老师和涵哥的节目长大的,所以我特别向往他们(的工作),他们对我的影响很深。

原标题:李莎旻子:希望10年后身上有明显的芒果烙印

关于湖南卫视(芒果台)主持人的番位,外界向来有很多揣测。何炅和汪涵形成双足鼎立的局面已经维持了多年,地位毋庸置疑,而女主持人则由谢娜领衔。当然,每一家电视台都不会放弃新生力量的栽培,近几年芒果台女主持涌现了很多新鲜的面孔,网友根据她们登陆真人秀和主持大型晚会的次数等维度,开始预测谁有机会成为未来芒果台的“一姐”。

李莎旻子就是网友预测列表里的一员,去年她参加了《一年级·毕业季》(简称《一年级》)的录制,让网友见识到了她的话题实力。今年,她成为芒果TV《快乐男声2017》的主持人,在舞台上数度落泪也引来不少关注。此外,她还跨界接演了影视作品。在娱乐圈全面开花的路数,和当年的谢娜颇有几分相似。

李莎旻子在《快乐男声2017》总决赛前夕接受了信息时报记者的专访。对于外界关注的排位,李莎旻子给出的回复是:“我觉得这都是外界的考量和称谓,真正的当事人何老师(何炅)、涵哥(汪涵)、娜姐也不在乎这些东西。”而对于自己未来的目标,李莎旻子则说:“我有非常明确的目标,我希望10年以后,我身上有很明显的芒果烙印,大家一看到我就会知道我是湖南卫视的主持人,就是这么简单。”

做主持人之前,先做了“芒果粉”

“我想站在第三人称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

李莎旻子1993年出生,和大多数的90后一样,她在父母的栽培下,童年时代奔波于各大兴趣班。她学过钢琴、琵琶、声乐、表演和舞蹈等特长班,艺术修养早早就被开发。李莎旻子用了“全面撒网”四个字来形容父母的用心。她也把每个兴趣都当成专业来学,最喜欢的是小演员班和小主持人班。她说:“我是湖南人,从小是看着何老师和涵哥的节目长大的,所以我特别向往他们(的工作),他们对我的影响很深。”

高考的时候,李莎旻子还抱有演员梦,北电、中戏、上戏、中传她都报名了,但最后只拿到了中戏的音乐剧表演班合格证。李莎旻子没有信心走好演员这条路,于是下定决心做好一个主持人。她成功被武汉大学的播音主持系录取。

李莎旻子说:“其实我从小就想当主持人,一直都没有变过,我希望可以像何老师和涵哥一样,站在第三人称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何老师不也说过吗,当好一枚绿叶,你看到你身边不同的人和事,即便自己经历不了那么多,但是你可以从看到的人和事中积累,变成自己的东西。”

进入湖南台和芒果TV以后,李莎旻子与何炅、汪涵同台的机会变多。提及自己的偶像,李莎旻子显得尤为兴奋。她说:“我和涵哥都是周笔畅的粉丝,所以我们有很多共同话语,他给了我一种亲切感。有一次主持跨年晚会,我很紧张,但是彩排完以后,我就完全不紧张了,因为涵哥和我说,‘你就像过来玩的一样,把自己该说的话说好就可以了,台柱子们都在,就当近距离看一场跨年晚会。’我才淡定下来。”

何炅同样是一个能够给李莎旻子以安全感的前辈。她回忆,2016年的华人春晚,她和何炅、杜海涛、沈梦辰同台主持。李莎旻子在晚会之前就已经工作量爆棚,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状态非常不好,而且当她拿到的台本时发现祝福语很绕口,这让她十分紧张。她说:“那时候开场之前,梦辰的手心都在冒汗,何老师安慰我们,说开好了头就好了。”

李莎旻子和何炅一样,是一个感性的人。去年,两人搭档主持《超级女声》,何炅被网友封为“何哭哭”。李莎旻子回忆:“有一次宣布赛果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挽着何老师的胳膊,何老师也把手搭在我的胳膊上,那一刻我觉得很有安全感。不光我一个人是这么觉得的,现场所有工作人员都觉得,有我们的台柱子在,大家都会安心。”这次主持《快乐男声》,李莎旻子也在何炅身边偷师,导演告诉她,何炅在现场用的梗,都是可以写进教科书的。

作为芒果台的新生代女主持,李莎旻子难免会被拿来与其他上位中的主持人比较,她说:“我根本就没有排位的资格,梦辰在芒果呆很久了,梁田姐和刘烨姐比我早3年进台,怎么说都是我的前辈,根本不存在我要和她们排位一说,她们本来就排在我前面。”

做主持人之后,又做了“好舌头”

“我是狮子座,做事有时候爱钻牛角尖”

李莎旻子给业内的印象,是一个很拼的女主持,主持发布会的时候,她会早早到现场反复对台本;主持综艺节目的时候,她一定全程紧跟彩排。今年夏天,主持了《快乐男声》的她,还把自己打造成了新一任的“中国好舌头”。她在节目里念广告词的速度开了外挂,网友统计,她每秒钟读了9.4个字。这种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她是怎么做到的?

李莎旻子说,这段口播词其实从第一期开始就有,因为导演告诉她镜头会带到她的脸,屏幕上方会飘着字幕,李莎旻子觉得如果自己全程拿着手卡念,会很奇怪,于是,她决定背下来,“因为这些口播词是完全没有逻辑的,我只能一段一段、一遍一遍地背,当时还怕背不出,就让工作人员给我写了大字报,记下每段的第一个字,后来发现还是没用,还不如靠自己。”背了一整天以后,她在第一期的录制里断断续续能够把词背完,后面几期就越来越快了。她说:“大学的时候练过绕口令,是基本功吧,我还让我的助手在我练的时候干扰我,因为你不知道台上会发生什么情况。我发现,每天练就会变快,练得越多就念越快。”

由于李莎旻子勤恳地背口播词,所以她上舞台一般不会拿手卡,有时候导演都不放心。她说:“《快乐男声》前几场任务不是特别重,我就背下来了,没拿手卡上去,我们的编导特别紧张,为了让他安心,我就拿上去了,但没有看。”

总决赛彩排前一天,李莎旻子还参加了选手的彩排,她说自己只要是有时间,一定会看选手彩排,“你在彩排现场可以多看看他们平时的状态,多观察他们、了解他们的故事,能获得更多的信息。”因此,李莎旻子和选手的感情特别要好,今年的季军尹毓恪就非常喜欢到她的化妆间里练歌、吃零食。

李莎旻子说,自己是一个有强迫症的狮子座,喜欢把什么事情都做好最全的准备,“有时候我会喜欢钻牛角尖。”她这种爱较真的性格,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养成。高中的时候,李莎旻子被老师选中去参加“北京大学全国中学生模拟联合国大会”,当时同学们颇有微词,认为她的英语并不优秀,为什么是她做代表?为了不辜负老师,李莎旻子在暑期报读了一个口语班,还学习了剪辑,并学习模仿新闻播报员的语气,最后和同一组的其他学校同学一起拿下了“最佳代表奖”。她说:“当时学校很看重这个荣誉,出了大喜报,我就有种吐气扬眉的感觉,我没有让我喜欢的老师失望。”

做主持人之外,还做了演员

“演戏是擦肩而过的梦想,但总会久别重逢”

李莎旻子小时候上过不少表演班,演戏也是她的梦想之一。虽然高考的时候只拿到了中戏的音乐剧表演的合格证,但李莎旻子已很感恩,“我当时特别感谢中戏,证明我的演技还是有被认可的部分,虽然排名不靠前。”选择了播音主持系,毕业后当了一名主持人,她也开始有机会出演电视剧,她说:“表演是擦肩而过的梦想,但是我觉得所有的擦肩而过最后都会久别重逢的。”

2016年,李莎旻子录制综艺节目《一年级》,她和其他“学生”一起去到上戏的校园,在陈建斌、张智霖、袁咏仪、娄艺潇的指导下学习表演。但其实在《一年级》之前,李莎旻子就已经开始跨界到了影视圈,她谈下了自己出道以后的第一部电视剧——《亲·爱的味道》,和陆毅、郭采洁、炎亚纶一同出演,剧中她饰演郭采洁的闺蜜。李莎旻子说:“在这个剧组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如果我以前对表演的认知是流于教科书的层面,那么这个剧组教会了我什么是真正的用于拍戏的表演。”

此后,李莎旻子接演了彭发导演的电影,还拍了一部文艺片,再之后,她拿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女主角剧本——电视剧《花落宫廷错流年》。她介绍说:“这部剧是网台联动的,我演的角色叫年姝媛,其实就华妃,他们开玩笑说这部剧是《华妃前传》,故事讲的是我从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成长为皇贵妃,最后潜逃出宫的故事。”

别看《甄嬛传》里的华妃爱翻白眼,这部剧里的“华妃”可是一个哭包。李莎旻子说:“我10场戏里面有9场都在哭。不过哭戏对我没有难度,你知道我有多爱哭的,我把所有的前任的难过的故事全部想了一遍。”

除了这种自虐的方式以外,李莎旻子演哭戏之前还喜欢听歌来催泪。她说:“有一场戏是说我爱的人娶了别人,我在家里哭,没有任何台词,让我诠释不同的哭法,我就放了徐佳莹版本的《突然好想你》,我真的哭了一首歌。”

从主持人跨界到影视圈,李莎旻子也需要适应的时间,经过了几部影视作品的锤炼,她懂得了“慢下来”的必要性。她说:“演戏的过程让我明白一个很重要的道理,就是学会等待,其实我性子很急,演戏不是录节目,这周录了下下周就能和大家见面,拍戏可能是消失两三个月。在现场也是要等,我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就想为什么不能先集中把我的戏拍掉,后来觉得自己真是太搞笑了,因为演戏就是要协调,要顾全全世界,而不是全世界来顾全你。”

记者手记

李莎旻子拼了

采访李莎旻子,是在《快乐男声2017》总决赛之前。当时她还被导演抓着一遍又一遍地彩排,舞台上的她显得有点憔悴,下台以后她捂着胃,嘴唇发白,还叫助手给她弄点吃的,随便什么饼干都行。见她身体状况不好,记者和宣传沟通好换一个时间采访。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李莎旻子追了上来,她说她可以的,身体没问题。鉴于她马上就要进行网络直播,所以她一边受访一边化妆。

和记者聊天的时候,她立刻恢复到了舞台上的那种“鸡血状态”,讲话语速快,但逻辑和思路清晰,分享了人生各个阶段的故事。讲到她主演的电视剧时,她还掏出了自己手写的人物小传笔记本给我看,她把每一集发生的事情都总结出来,她说电视剧不是按照顺序拍的,怕自己不连戏,所以去到哪儿都带着这命根子一般的小本本。人家拼成这样,能够上位也无可厚非了。(记者吉媛媛)

天猫特卖

热点文章

撸大师专栏

★长按复制★微信公众号:LUDASHI2003